TEA TEA TEA

茶狗子!⭕️约稿请私信!
一个破画画的。偶而码码字。
cp是涂荆荆!我爱他!
文画双飞产粮不累!

总有一天我要干掉那个拐走我哥的武当(1)

旁观视角,清水叙事吐槽体。cp武华。【BL】

       我后来万分后悔我那天去了武当,那简直是万恶本源。
       假如我没去,我还是个在华山上虽然冻的要死还是被师姐逼着穿短打小裙子靠胡辣汤死撑着不死的华山一只狗尾巴花。

       我们华山女弟子的生活简直可以说的上是水深火热,呸,水深水冷。二师兄是个好人,但是挡不住大师兄回来以后我们见到二师兄的次数屈指可数,甚至喝不到二师兄的酒,因为大师兄说那是他的,我呸。

       那个为长不尊的棒槌肯定在我们这一辈中安插了眼线,否则他呆在龙渊怎么知道我去找二师兄告状还把我拎会龙渊扔潭子里泡着,差点没把我冻成傻子。

       扯远了,总之我在华山没下来的时候,我还是颗虽然不怎么茁壮但是还在顽强且单纯的生长的狗尾巴花,不是,小师妹。
       我有个哥哥,我随他一起入的华山派。虽然我一直骂他榆木疙瘩二愣子,但是天地可鉴我爱惨我哥哥那种老实巴交的性格,没错他天天大门口傻兮兮练剑。人送雅号,武痴弟子。

        虽然他木讷讷的,但没关系他武力值横着走,况且还有我,我虽然号称次代华山之最烂泥扶不上墙弟子,但是我有眼力见,以至于我的菜鸡生活甚至还挺滋润。我们两兄妹,他负责打架我负责搞事简直配合默契,双剑合璧啊。

        可是这样的生活被老子作死的自己毁了。想起来心就一抽一抽的疼,悔不当初,追悔莫及,捶胸顿足。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在下山的路上看见几个武当弟子来闹事,他们扬言要拆我们牌匾带回去烧火,还说我们欠他钱。我怒不可遏,这他妈能忍吗?啊?!忍不了!卧槽我们自己山头上就没几颗树!他们居然还要拆我们木头做的牌匾!简直欺人太甚!

        于是我跑到山门里找师兄们告状,但是师兄们只是意味深长地拍拍我的肩,叫我不要管,反正他们上不来。

         师姐告诉我,武当不穿貂,而且华山不卖胡辣汤。

         到了我下山历练的时候,虽然我很菜鸡,但是好歹被我磨到了比菜鸡好一点的水平,掌门准我下山历练,我自己去的,我哥没去,他还在大门口天天练剑,时不时接受下挑战。

         我特地一个大轻功避开了下山路上拉帮结派的一群武当。得意地摔了个狗吃屎。

         我的第一站选择了金陵城,华山很冷所以通常人不算多。第一次下山当然要选择繁华热闹绫罗满地的金陵城,我感觉自己简直像从隐居的仙山上下凡入世体验人间浮华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狗尾巴花仙。

         金陵人确实非常多,商贩们确实对修炼之人很敬重,历练的各派弟子都带着名牌和称号的牌子,以便证明身份行走江湖。

        令我诧异的是,许多武当弟子头上都挂着[华山还钱来]的称号,这让我感到十分愤怒,令人欣慰的是,亦有同门师兄师姐头上挂着[没钱,不还,滚]的称号,彰显了我们华山的傲骨铮铮!贼拉硬气!

        此时我的头上还挂着[共醉江湖]这个十分闷骚细细琢磨还有些吟长念短的娘们儿唧唧的称号。

        于是我大笔一挥利索地改成了[我华山穷的只剩金矿]

        我结识了几个江湖友人,其中我觉得最合得来的是个云梦的女弟子,平时同我一起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性格十分豪放,听说她医术了得,但这几日的结伴我确实是没见过她施展医术,同行的暗香师弟受了伤,她只是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这么点小伤那用得着治,呵,莫不是被你们暗香的师姐宠成个柔弱的娇花了。"反倒是打盗墓贼时候第一个冲上去拿着她那盏看起来精美细致的灯一顿猛削,看得我心有悸悸,想把自己的剑鞘给她。

       这次她神秘兮兮地说要带我去个好地方,让我备足了钱。

        当我看见红绸满天、云鬓花衫、香风阵阵的点香阁牌匾时时,我惊呆了,我甚至说不出话。我下山历练,由一个云梦医者领进这个温柔乡销金窟、将自己全身家当都砸进青楼楚馆。如果被我哥知道了他怕会打死我这个大逆不道、顽劣成性、不思进取的逆子。

        但是当我一撒眼看见几个熟悉的面孔、我前不久在山门里还和他们一本正经地论剑的几个师兄师姐。我就放心了,师父要清理门户第一个肯定不是我。

        云梦瞟了一眼我那几个同门,了然一笑"你的师兄们?八成也是来嫖蔡居诚的。"

       我不解:"蔡居诚?是何倾城倾国容貌姝丽之人?怎引得我师兄们如此倾慕姿态?"

       我暗自感叹,引得各方江湖侠士一掷千金、趋之若鹜之人,应当是才淑绝丽、有惊世之姿的人物。

       云梦闻言温柔地朝我一笑:"蔡居诚啊,是前些日子叛出武当的居字辈叛徒,最大逆不道那个,你应当是听过的。"

       我僵在原地,感觉自己简直听到了什么最惊世骇俗的传奇野史,如同五雷轰顶一样劈的我外焦里嫩。

       我那些材姿绝世、天之骄子的师兄们,耗尽家财都要来嫖,不是,,拜访一位武当叛徒。我心中不禁替掌门涌起一阵悲凉的痛惜,仿佛看见了华山的未来。

未完待续

主武华脑洞,cp武当道长x华山武痴。

旁观者视角清水记叙体,脑洞产物婉拒考据。

有部分私设为行文需要。

感谢食用,祝食用愉快。求红心蓝手求评论。

道系写文没存稿更新不定。

野渡横舟id卫野,期待偶遇。

评论(11)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