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 TEA TEA

茶狗子!⭕️约稿请私信!
一个破画画的。偶而码码字。
cp是涂荆荆!我爱他!
文画双飞产粮不累!

总有一天我要干掉那个拐走我哥的武当(2)

旁观视角,清水叙事吐槽体。cp武华。【BL】
【第一章戳这里】

        然而我还是把我身上攒的萃石萃玉各种奇珍异宝一股脑地塞给梁妈妈叫她挑些送到这位蔡小倌房里,云梦告诉我他非常喜欢这些玩意儿。

        兴许是我从下山就开始攒这些宝贝一直没舍得往自己身上用的缘故,我的家当也算看的过去。

        我穿着师姐拿麻料做的短打,拿着生锈了的毫无特色的铁剑,骄傲地第一个迈进了蔡居诚的房间。

        进门看见一个一脸嫌恶的好看的人坐在桌边,大爷一样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打量我,我感觉我从头发丝到脚底板都被他暗自唾弃了个遍。

       "华山小辈?嗤。"蔡居诚纡尊降贵张开他的金口,对我发出一声轻蔑的嗤笑。

       这位大爷连坐儿都没给我让就接着又给自己倒了杯水"毛没长齐的丫头片子,穿着破布衣裳也敢学人到玲珑坊翻牌子。"

       他说的诚然不错,我确实穿的挺寒碜的,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牛逼轰轰的江湖侠士。然而我自己知道归知道,别人说我就很生气了。

       "晚辈所有东西都送蔡前辈了,蔡前辈艳名在外,才让晚辈掏钱掏到囊中羞涩也要来一睹芳容。"我就杵在门口一动没动跟他说。
  
        蔡居诚的脸黑的青红交加五彩缤纷色彩斑斓。我感觉他想把他手里捏的杯子甩我脸上。

        虽然可以看出这个人性格恶劣非常不讨喜,但是确实,长的好看。长的好看的人干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

        我坐他对面,打算跟他聊一聊江湖逸事。嗯?我为什么不嫖他?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我还没开口,他房里就进了个人。我正想回头骂人,是老子钱白给了,还是他蔡居诚牛逼到能伺候两个人?

        我这一生石破天惊的质问生生地卡在了喉咙眼儿差点憋嗝屁。

        进来的看样子是个武当,还是个非常厉害的武当,眼光余风都跟冰碴子似的生冷生冷。

        蔡居诚这时候脸比我嘲讽他时候更黑,好像面前这个人是灭他十八代不共戴天的仇人。他衣袖一挥就把我给扔出房间了。

        我顾不得我屁股摔得疼,我就是有点懵。

        ......这是......收了钱不给嫖顺便骂我一句?

       隐约间我听见有人嚎了一句:"邱居新我操你祖宗!"

        虽然我很想冲进去找他理论一番,但是介于屋子里干架一样的气氛,我决定君子报仇不急一时。

        毕竟妖精打架,呃不,神仙打架,不是我等凡人能够插手一二的。

        后来我好久没去玲珑坊点香阁了。

        但是从那以后我看到了各种各样嚣张的武当,他们仗着手长站的老远就能把我打残废。

        我和武当不共戴天!我气愤地掏出称号牌,把自己的称号改成了[爷要睡遍全武当]

       我行走江湖,除了每天吃喝玩乐四处游玩之外,我还是个义士,对没错,以除暴安良行侠仗义为己任的义士。

       但是我后来觉得我简直愧为义士。

       那天我在酒馆里跟一个江湖大汉喝酒猜拳唠嗑,他告诉我江南有对狗男女在兴风作浪。男的叫兴风。我喝酒喝大了脑子一热就"啪"地一声把我的小破剑拍到桌子上,扬言说老子要干掉那对狗男女。

       我豪情万丈地骑上我的小马驹,酒酣胸胆尚开张,老子江南干兴风。

       我四方打听,终于有个小老百姓指着不远处那个摇扇子摇的很风骚的人跟我说,那是兴风。

        我策马进前,居高临下地冷笑开口:"呵,听说你叫兴风?"

        风骚摇扇子的男人沉默一会儿,特别嚣张的跟我说:"滚,老子叫水德清,你想死啊。"

         二话不说就开干,不出意料地我被他打的跟狗一样。

         我落荒而逃,边跑边放话:"你他娘的给我等着,老子迟早干翻你。"

        其实那之后我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水德清非要号称兴风,他那么骚浪贱一个人叫作浪不是更好吗。

        我天天一喝酒就找他干架,他天天把我揍得我哥都不认识我。

        可能是他烦了,这天他没打我打的太狠,放水让我险胜。尽管从表面上看他啥事没有,我跟个要饭的一样。

        他拿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我:"你烦不烦,天天来。行了行了你赢了,滚吧。"

       "你叫我滚我就滚,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我就不滚。

        虽然还是天天干架的关系,但其实我感觉我们算是隐秘的朋友。打完架还能聊两句。他问我为什么老找他打架,明明我这么菜鸡,还天天找揍。

        我说我是义士。

        他一俩见鬼的表情,仿佛吃了苍蝇。

        堂堂兴风行走江湖胡作非为这么久,可能见过菜鸡,但也许没见过我这么菜鸡的义士。

        "我不管,我是义士。"我抱紧我的小破剑,一脸苦大仇深。

        水德清看我一眼,什么也没说。但我老感觉我从他脸上看到了心肺皆虚的一脸疲惫。

         后来我还是天天找他打架。

[未完待续]

抒发一下我义士任务天天被虐的怨念,我这个菜鸡可能不适合这个职业。

主武华脑洞,cp武当道长x华山武痴。

旁观者视角清水记叙体,脑洞产物婉拒考据。

有部分私设为行文需要。

感谢食用,祝食用愉快。求红心蓝手求评论。

道系写文没存稿更新不定。

野渡横舟id卫野,期待偶遇。

评论(7)

热度(60)